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张猛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评论】工写结合传神达意——唐勇力教授谈张猛

2016-08-04 09:58:59 来源:艺术家提供作者:唐勇力
A-A+

  张猛是个基本功非常扎实的学生,他的造型基础写实能力特别强,在我所招的这些研究生中非常具有发展的潜力。从他的绘画中,我们可以看到他对造型、色彩、构图的把握,包括对绘画语言技法的把握,都非常到位,并且很有自己的特点。首先,从造型上看,他在人物形象整体写实的基础上局部写意,使人物形象在严谨而科学的造型基础上,有了情感的流露。俗话说“境由心生,情由心动”,注重的便是心灵感受的抒发,张猛非常注重主观的心象表达,在用线塑形的严谨画风之外融入自己的主观意识,使线在界定物体轮廓的同时又具抒情性。并且这种主观意识重于客观眼见,由心生情、由情造境。其次,从色彩方面看,张猛巧妙地吸收并融合西方印象派、点彩派中的某些色彩元素,但却不追求怪异、夸张、花哨的变形,而是忠于对现实生活的感受,并按照自己对艺术、对人生的理解,刻画人物形象、描绘百态人生,并借助联想与想象构筑充满感情色彩的诗境,追求画外情、画外意,从而使其作品具有全新的视觉冲击力和与众不同的审美感受。再次,从技法上看,他保留了传统工笔人物画,特别是中国画中注重精神,追求意境、格调,重视表现性、意象性的优点,吸收西方现代主义中的构成元素,从而使得其作品在传统底蕴的基础上不失时代性。

《暗香飘尽知何处》

  谈工笔人物画必然要谈到素描,可以说它是中国人物画专业造型的基础,即用最单纯、最简洁、最直接的绘画语言以最本质的方式表现物象的造型,展现画家情感的表达。张猛对于素描尤其是我所强调的“线性素描”把握得非常到位。他笔下的人物造型,既有色调但又不是光影,既有结构但又不是纯属机械性的制作。他以其坚实严格、灵动准确的造型基本功,以线造型的自觉意识去观察对象、感受对象,并敏锐地觉察边线和形体之间的关系,从而使得其绘画中的人物形象真实生动、体型结构准确,反映出高度的写实功夫和艺术概括能力。不仅如此,他作品中人物与背景之间的融合,人物造型和工笔语言都表现出了独特的写意性,颇有自己的风格和特点。

《对面的女孩》

  写意性是中国画独特的艺术观,工笔画虽以严谨、细致、精到见长,但并非西方自然主义的写实;虽重形似,但也不能脱离写意传神、气韵生动的精神标准,以及对笔情墨趣、文化内涵、审美价值的追求。这是中国画的一个重要特点。苏东坡曾说“突破表面形似,而得到神韵,从而进入妙境”。“以形写神”实际上说的就是绘画的“写意性”,它包容在中国画的每一个要素之中。中国工笔画植根于民族的沃土,有着自身独特的写意方式,它虽要求工致细腻,但并不是西方自然主义追求的摹仿再现,而是在客观物象的基础上提炼加工、重新组合而得到的意象,在也就是经过了一个从打碎到重组的过程。或许在把握对象内在精神时有一点夸张变形,但表现手法依然是精细的,完全不同于那种逸笔草草的视觉效果。可以说工笔画的这种写意性是对生命更本质的描绘,展现出主体内在精神与自然之理的统一,以“尽其精微”的手段来达到“意蕴深厚”的境界。

《斜阳何事近黄昏》

《眼儿媚》

  张猛的绘画非常讲究这种写意性,他的绘画突破了中国传统工笔画惯见的严谨庄重、细密沉稳的风范,以活泼轻快的笔调创立了朦胧诗化的抒情意境。以形言情、以形言意,工写结合、传神达意,避免了由于画面太工整、太细腻而出现的刻板和呆滞,他把具象与抽象结合、写实与写意相融,使两者尽力地统一谐调以显示画面的生命与活力;并且虚实结合,灵动深远,从而使得画面重现出一种朦胧的诗意美。他的这种开创性并不是与传统的对抗和决裂,而恰恰是基于并得益于工笔画传统的继承。早在唐代,张彦远就曾在《历代名画记》说过:“夫象物必在于形似,形似须全其骨气。骨气形似,皆本于大意而归乎用笔。”所以,中国画不管哪种形式,都是一种写意的艺术,它所追求的是心性的传达和意境的营造,通过艺术形式表达作者的思想情感和品性修养,以及对艺术精神的追求。

《遥观·米氏云山》2014年 绢本设色

《遥观·元风之二》2014年 绢本设色

  张猛的绘画非常讲究这种写意性,他的绘画突破了中国传统工笔画惯见的严谨庄重、细密沉稳的风范,以活泼轻快的笔调创立了朦胧诗化的抒情意境。以形言情、以形言意,工写结合、传神达意,避免了由于画面太工整、太细腻而出现的刻板和呆滞,他把具象与抽象结合、写实与写意相融,使两者尽力地统一谐调以显示画面的生命与活力;并且虚实结合,灵动深远,从而使得画面重现出一种朦胧的诗意美。他的这种开创性并不是与传统的对抗和决裂,而恰恰是基于并得益于工笔画传统的继承。早在唐代,张彦远就曾在《历代名画记》说过:“夫象物必在于形似,形似须全其骨气。骨气形似,皆本于大意而归乎用笔。”所以,中国画不管哪种形式,都是一种写意的艺术,它所追求的是心性的传达和意境的营造,通过艺术形式表达作者的思想情感和品性修养,以及对艺术精神的追求。

《遥观·元风之三》2014年 绢本设色

《遥观·元风之一》2014年 绢本设色

  可以说,张猛是一个理解力和表达力非常强的学生,他的作品中有非常深刻的对人生、对审美、对内在精神、对深层文化的表达,并以清新质朴的画面呈现出来,以图像的方式传达着自己对人生、对艺术的理解和追求。

《醉花阴》

  张猛作为当代工笔人物画的传承者,他勤奋好学,一直在自己的艺术道路孜孜以求地探索着。我认为,如何在传统与现代之间找到一个更好的契合点,使作品在传统文化内蕴的基础上彰显出一种现代性的“新生力量”,将是他今后研究或拓展的空间所在。作为一个年轻的工笔人物画家,张猛已经走在了前行的路上;同时,作为一个新生代的青年,张猛更是以其旺盛的生命力和持之以恒的坚韧力,以自己的手中之笔描绘着同时代青年的梦想与激情。

  从张猛早期作品《女孩侧面像》所透出的“文艺复兴”气息,可以看到他具备学院教养的根基和热衷古典审美趣味的明证,并一直贯穿在其后来的实践当中。

《女孩侧面像》 绢本设色

  《蓝裙子女孩》是他研究生学习阶段在“传统”与“自我”之间转换的标志性作品。

《穿蓝裙子的女孩》 绢本设色

  新作《独自等待》系列已看不到明显的古意,精准的线,虚松的染,交织成了落寞的形象和时尚的空间,娓娓地讲述着一个人的都市情怀,让我于无声中感受到都市的喧闹与无奈。

  画到此时,东西方古典绘画语言已然幻化成了个人母语体系,有尊严地诉说着他对现代生活的独特认知。

2008年8月马骏记于南湖渠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张猛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